Top
首页 > 教育 > 教育时讯 > 正文

iG战队从三餐不齐到夺冠 大部分选手没熬过来

教育时讯 新浪教育综合 2018-11-06 10:17:30
[摘要]11月3日,大家的朋友圈突然被一个名叫“iG”的电竞战队刷屏了。刷屏的大多都是80后、90后甚至00后,“恭喜”、“倍儿爽”、“热血”、“发来贺电”……

  (原标题:iG战队从吃了上顿没下顿到夺冠,绝大部分电竞选手未能熬过来)

  胡敏娟/红星新闻

  11月3日,大家的朋友圈突然被一个名叫“iG”的电竞战队刷屏了。刷屏的大多都是80后、90后甚至00后,“恭喜”、“倍儿爽”、“热血”、“发来贺电”……

iG获得英雄联盟S8总冠军 图据新华社

iG获得英雄联盟S8总冠军 图据新华社  与年轻人的狂欢相对比的是中年老人的集体茫然。他们在闹腾什么?

  有贴心的网友出来科普,“可能中老年人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。北京时间11月3日,在韩国仁川文鹤竞技场,在全球英雄联盟总决赛的赛场上,中国战队IG以3:0的成绩横扫欧洲FNC,夺取S8全球总决赛冠军。”

  夺冠后,各方媒体发来贺电。共青团中央官方微博点评道:“有种说法,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;还有种说法,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。无论怎样,没有刻苦的训练,没有坚定的决心,就不会有最后的成功。”也有人表示,“为什么你会听到年轻人的欢呼?因为这是他们这些不被理解的少年,在此刻得到了证明。”然而,新华网却撰文表示,“当他们齐刷刷欢呼青春与梦想的时候,在更广泛的人群中,是赢得了理解和尊重,还是加重了警惕和忧虑?”

  电竞究竟是新时代的电子鸦片还是年轻人坚韧不拔的精神体现?这个年轻人的狂欢派对今后又将如何布局?

  电竞战队的昏暗年代:吃了上顿没下顿

  今年全球英雄联盟总决赛有多热?据统计,同时观看人数达到了1.3亿,微博服务器一度陷入崩溃。夺冠的高光后,最让人感慨的是老iG队员们对后辈们的祝贺和感激。

  退役的上单选手PDD(刘谋)是老iG的代表人物。尽管PDD实力很强,但他在没有等来iG有S赛夺冠的机会时,就退出了职业舞台。2014年,PDD离开iG成为了一名主播。这次iG夺冠,他激动地发博称:“曾经自己在老东家没有做到的事情,今天你替我,替LPL,替英雄联盟的观众们做到了!谢谢你。”

  其实作为比LPL联赛年龄还要大几岁的iG是中国最早的战队之一。2011年8月,王思聪在微博正式宣布进入电竞领域,随后整合国内电竞产业,收购了快要解散的CCM战队,组建了iG电子竞技俱乐部。2012年,iG与WE战队一起进入到S2总决赛,成为中国最早进入全球总决赛的队伍。

  在王思聪正式加入电竞行业之前,电竞选手普遍都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状态。一位已退役的电竞选手曾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在没出名或者加入战队之前,收入只能靠网吧组织的比赛盈利,多则上千,少则几百。而且,平时几乎就泡在网吧里,饿了就点网吧餐,困了就趴在桌子上睡。“只有自己发挥好了,才会有更多的老板或者赞助商愿意资助你去打比赛,维持生活。”

  在那个昏暗的奋斗年代,有的人坚持了下来,而绝大部分有理想的人,都倒在了现实面前。

  据iG最早的队员回忆,在王思聪进来前,选手每个月最多只能拿两三千元。而且电竞比赛大多是在上海举办,即使是几个人挤在基地里住,这些钱也要省着花,基本每天只吃最便宜的麻辣烫。谁要是从家带了饺子,都是大家一起吃。而当王思聪接管战队后,一下将每位队员的工资涨到6000元,选手们的基本生活这才有了保障。

  现如今,电子竞技已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,腾讯、苏宁、京东等纷纷入局。而王思聪本人也早已凭借电竞产业的高速发展赚得盆满钵满。据2018胡润80后富豪榜显示,王思聪目前身价为50亿元。

  如今的电竞成香饽饽:中资企业疯狂赞助

  作为iG战队的老板,王思聪本人也来到现场观战,赛后还与队员拥抱庆祝。而关于王思聪“3000元买暖宝宝”、“大口吃热狗”的梗也让他瞬间登上微博热搜榜首。此前,王思聪曾短暂作为职业选手参加iG战队的比赛,虽然在唯一的一场比赛中依靠队友帮助赢得了胜利,但是,那场比赛的营销价值也远远在竞技价值之上。

  游戏研究公司Newzoo估计,中国现在有近1.35亿人观看电竞,比2015年的人数多了一倍以上。有业内人士指出,目前中国电竞产业的产值,已经大致相当于0.7个足球产业、2.93个围棋行业。2018年全球游戏市场规模将达到1379亿美元,电竞目前在其中的规模为13.98亿美元,有非常大的增长空间,而中国在这方面的增速空间更加巨大。

  而著名会计师事务所普华永道发布的《2018体育产业报告》显示,电竞已经超越足球,成为唯一一个所有体育行业领袖一致认为需要重点发力的领域。

  从这次的比赛可以看到,本届赛事共吸引50家赞助商——其中有28家系中资企业。IT、金融、传统体育、电子产品、餐饮、电商、汽车等多个行业的企业都与这次的S8展开了多维度、多样化的跨界合作。而参赛的三家中国俱乐部——RNG、EDG和iG,分别有11家、7家和3家赞助商,这一数据均比往年有大幅增长。

  据懒熊体育报道,目前S8赞助商的席位费正水涨船高,已经到了几千万元的价码,而赞助头部俱乐部的价格也接近千万元。

  “对于iG夺冠在青少年人群当中所引发的巨大关注度和反响,包括央视在内的主流媒体等给予了很高的关注。那么此举会进一步激发包括投资界、企业界参与的热情,进一步推动中国的电竞事业登上更高一个的台阶。”著名体育产业专家、北京关键之道体育咨询公司创始人张庆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“过去两三年,电竞产业一直非常蓬勃地发展。无论是从电竞从业者的收益,还是参与的人员数量来看,都是处于一个增长的状态。所以,从这个角度看,iG的夺冠可以进一步地推动电竞产业的升温,并激发更多的青少年参与进来。”

  关于电竞之惑:“应从青少年的角度来看”

  当然,这次在年轻人中掀起的狂欢庆祝,也出现了不少批评的声音。

新华社发文《电竞之惑:理解与尊重VS警惕与忧虑》

新华社发文《电竞之惑:理解与尊重VS警惕与忧虑》  有人认为这是助长了不务正业、荒废学业之风。“对于电竞,过去一直有两种声音,一种认为电竞符合青少年的需求,应该极大的鼓励和发展;另一种声音是质疑电竞到底算不算是运动,其中,电竞本身给青少年的身体健康所带来的危害性也被广为诟病。”张庆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“我们要看到,为什么电竞可以吸引如此多的青少年大面积且深度地参与?因为从青少年成长的角度来看,他们所喜爱的事情可以有很低的参与门槛,并且能够展现自己的年轻活力、创造力,轻松表达自己的诉求。”

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、中国调查与数据中心副教授李丁 图据新华社

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、中国调查与数据中心副教授李丁 图据新华社

  据中国人民大学(分数线,专业设置)社会与人口学院、中国调查与数据中心副教授李丁研究,目前中国的电竞爱好者中,18岁-35岁之间的占多数,而且90%以上都是男性。另一个特点是,二三线城市占比比较高。数据显示,大概60%的电竞关注者和游戏关注者都来自二三线城市,一线城市和农村加起来大概占40%左右。“现在的年轻人生来就是互联网原住民。我们应该从他们的成长环境的角度去理解他们的生活,再来看待游戏对他们到底有什么样的意义,而不应该站在一个成年人自上而下的、俯视的、训斥的角度去理解。”李丁表示。

  2003年,国家体育总局正式批准,将电子竞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。2016年,电竞专业成为正式教育的一部分,电竞专业的学生在不久的将来会分布到电竞行业的前沿与后端……

  “所以,对于那些反对电竞发展的人来讲,我觉得可以从国家立法很多的层面做一些限制,然后多去做一些倡导与职业发展导向。我觉得其他更多的体育领域从业者,应该思考如何能更好地去设计我们的游戏、我们的运动,让我们的青少年更容易参与体育项目。因为从现在来看,无论是运动场地的便捷性,参与运动的成本,都相对缺乏所需要的空间、资金和专业的指导,所以我觉得,这是未来要去努力的方向,成为与电竞产业相辅相成的发展态势。”张庆对红星新闻记者表示。

编辑:张梦洁

相关热词搜索: iG 战队

上一篇:低龄留学:“小别离”热度不减 “早留鸟”如何起飞

表达看法

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