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
首页 > 教育 > 教育时讯 > 正文

三个交白卷的少年:重考 硬扛 梦一场

教育时讯 钱江晚报 2018-04-16 09:47:15
[摘要]2008年,和吉剑一样成为零分考生的,还有安徽的徐孟南、贵州的栗飞(化名)。栗飞在交了白卷之后马上后悔,并很快被江西一所专科学校破格录取;而徐孟南在10年之后后悔了,准备再次高考;

三个交白卷的少年:重考 硬扛 梦一场

  徐孟南10年之后重新高考。浙江新闻网 图

  2008年,和吉剑一样成为零分考生的,还有安徽的徐孟南、贵州的栗飞(化名)。

  这三个本不相识的少年曾经抱团取暖,10年之后,三个同样冲动的少年已走上了各自不同的道路。

  栗飞在交了白卷之后马上后悔,并很快被江西一所专科学校破格录取;而徐孟南在10年之后后悔了,准备再次高考;吉剑则表示自己一直没有后悔过……

  在栗飞和吉剑看来,他们已经释然了10年前的惊人之举,但徐孟南依然沉浸其中。

  4月10日,钱报记者在安徽蒙城县城见到了徐孟南,他看上去很累。

  三个少年的第一次交集

  见记者那天,徐孟南穿一件灰衬衫,带着很明显的黑眼圈,手拿可乐,脸上挂着礼貌性的微笑。他正在准备此次高考的最后一场考试。

  当年,徐孟南曾联系上另外两位“难兄难弟”。同样是1987年出生的栗飞也是2007年高考失利,第二年高考时,成绩不错的他在语文卷上写下《作文与嫖娼》一文,并留下自己对高考的诸多不满,由于文采出众,栗飞被冠以“零分状元”的称号。

  2008年那个夏天,三个素昧平生的少年联系上了对方。“我们是在网上联系上的。”徐孟南记得,自己是在博客上看到了栗飞发来的纸条,内容是:兄弟,我也是高考0分考生,贵州省的,我们要一起把0分的事闹大。他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。同时,徐孟南还找到了吉剑。

  2009年起,徐孟南开始以自己为中心记录这个群体,写了一本《高考0分声》,称之为纪实长篇小说。“一共有14万字左右吧,除了写我自己,还有我和其他几位高考生认识后发生的一些事。”这里的其他人包括2006年的高考白卷生蒋多多,2007年的蒋圣章,2008年的吉剑和栗飞。徐孟南到陈圣章的博客下留言,还四处寻找蒋多多,给对方写信,他的零分之举正是效仿蒋多多。

  他特别想知道蒋多多过得怎么样。两人在2011年时在qq上有过短暂的交流,徐孟南询问她对当年事的看法。“她说不想提了,有点后悔,但也没用了。她当时在学电子技术,说现在的生活还可以,就是有点辛苦。”

  徐孟南觉得蒋多多并不开心,但屈服、妥协了。他给蒋多多留言鼓励对方,但蒋多多再也没回复过。而这10年来,徐孟南也未和栗飞见过面,和吉剑也只有一面之缘,某种程度上,他的这种记录是种单方行为。

  有人交了白卷就后悔

  三人中,栗飞比较特别,高考交白卷之后,他很快后悔了,觉得对不起父母,“我不该那样做,上大学可以获得更好的发展。”

  随后栗飞通过媒体发声,表示自己很想上大学。在行动之前,栗飞动员徐孟南和自己一起找媒体,理由是:两个人影响大,应该会有大学录取。2008年,栗飞被江西一所专科学校破格录取,后来又考入南昌一所本科院校。高考零分后又想读大学,很多人质疑他在炒作。吉剑当时还写了一篇文章,称栗飞是高考零分生的耻辱;徐孟南则相信栗飞没有“倒戈”。

  如今的栗飞在一家媒体从业,钱报记者辗转联系上他时,他有点惊讶,沉默一会儿后,表示过去的事情不想再提。

  “这么多年来,很多人会有一种异样的眼光来看我,我不想再被这样看。”栗飞说。

  翻看栗飞从2008年开始的博客,几乎看不到有关自己高考零分的记述。在如愿进入大学二十多天后,栗飞形容自己从一个虚假的世界过渡到现实中来。

  “开始似乎有些不习惯,后来慢慢发觉其实我需要的是一个普通人安静的生活。等到未来的某天别人向我问起‘零分状元’是谁时,我能够淡然一笑:应该是个不存在的人物。”

  刚过而立之年的栗飞已经结婚生子,开始微微发胖。他觉得自己目前的状态还不错,“也有不满意的地方,但和当年的事无关。”

  徐孟南还记得,2011年的时候,栗飞快毕业时,他们之间有一次对话。“我问他现在有什么理想和打算,我记得他08年时候说过,以后写写稿出出书,赶超韩寒和金庸。”

  栗飞的回答是,理想是用来想的,想完了就过去了,至于打算,走一步算一步,未来在远方,到了远方再说。

  徐孟南又问:现在对当年的高考怎么看?后悔吗?

  栗飞答复他:现在看,就是一场梦吧。

  (原题为《有人重考,有人硬扛,有人觉得梦一场》)

编辑:秦一乔

相关热词搜索: 交白卷

上一篇:留法博士写擀面论文走红网络 博士:只为幽默一把 下一篇:阜阳大学生因挂科无法毕业失踪 9年后母子终相见

表达看法

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